星宸

目前入坑魔道,刀剑,全职,黑篮,龙族,梦100。blbggl都吃,目前不产粮

[维勇]《十年》(上)

我想做个好人:

*这是完售贺文,谢谢大家的喜爱与支持。
*不我不二刷。
*希望没记错名字(。





一开始,尼基福罗夫一家并没发觉与往日相比有什么不同。

每年夏天,夫妇二人都会带着孩子们回日本小住一阵,因为与别的长住别处远离父母得人不同,胜生勇利发现自己很难在过年前后找到时间和父母团聚——冬季往往是夫妇二人最忙碌的时候,于是相对轻松的休赛期就成为了最佳选择。

计划是这样的:勇利的工作比较轻松,所以他会先带着三个孩子回到长谷津(这在双胞胎三岁以前基本是不可能的任务,因为伊琳娜什么都往嘴里放,而安娜一看到姐姐这么做就会尿裤子,然后安德烈就会提出要替妹妹换尿布,进一步把场面搞得一团糟),维克托处理好工作之后就会前往日本和他们汇合,有时候尤里普利塞提会“并不情愿”地跟来,并且声称是因为不能因为教练不务正业就耽误自己训练的缘故——每当这个时候伊琳娜和安德烈就会指着他的鼻子大喊:“尤里的鼻子长长啦!”然后安娜就会认真且严厉地反驳她们:“不是的!尤里他是真的不想来!”——这太让人无地自容了,于是尤里普利塞提学会了在孩子面前保持真诚。

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一年该有任何的不同——除了维克托必须要在圣彼得堡多停留一阵。

“两个星期,也许更短。”维克托保证道,于是勇利明白很快就会见到自己孩子的父亲了——维克托从不食言,他对家人许下的诺言永远会兑现。尼基福罗夫一家的老朋友格奥尔基波波维奇曾提出一个观点,他认为维克托是把人生前三十年的信用全部攒下留给爱人和孩子了,这个说法在推特上一经发送就引起了世界各地被维克托忽略和忘记过的人们的积极响应。大家纷纷打上#讨伐维克托的标签讲述自己被忽视过的经历(其中加拿大选手jj最有话说),活动持续了一整个星期。

所以勇利就和往常一样登上了飞机,双胞胎五岁了,只要别让伊琳娜指着别人的电视里的花滑赛事大叫“那是我爸爸!”就算万事大吉。

旅途确实也和尼基福罗夫夫妇预料的一样平稳,没出任何意外。他们顺顺当当地回到了长谷津,真利开车接的机,开着那辆今年十岁的老沃尔沃——只有这一家回日本时它才会派上用场,常年得不到重用的它发动机转起来有点迟滞。没开多远伊琳娜就晕车了,于是有幸做到了妈妈的大腿上——两岁以后勇利就很少这样纵容她们,因为这样既不安全也不利于培养孩子独立——她趴在勇利肩膀上对着妹妹又是挤眉又是弄眼,把少言寡语的安娜气的地大哭起来。

“我抱你!还不行吗?”安德烈很有风度地说,但安娜哭得更伤心了。

“你太瘦了!”她哭着说,“你的腿很硬!”

安德烈现在一顿饭要吃五个煎鸡蛋——这样下去还得了?

“你不瘦,亲爱的。”勇利赶紧说,“你正好,安德流沙。安娜宝贝儿,要不要跟爹地通电话?让爹地知道你这一路都特别乖,好不好?”

安娜红着小鼻头,带着一包眼泪点了点头。“我要打给爹地。”她说,吸了吸鼻子,她五官长得很细致清秀,勇利能很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影子,不像另外两个——安德烈只有眼睛像勇利,伊琳娜和维克托就像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这让他更多的倾向于锻炼她,希望她更坚强,别像自己一样胆小自卑。“我很乖,”安娜说,掰着小指头数着,“我吃西蓝花,我还替哥哥……”

“啊妈妈!”安德烈大声用颠三倒四的日语说道,“不说我还没发现,今天的天空,可真明媚啊!”他指着车窗外的一个方向让安娜看,“安娜你看!你看!”

他指着的方向除了一望无际的田园什么也没有。伊琳娜趴在勇利胸口上,听了他的话撇了撇嘴,但是什么都没有说,但安娜却老实地依言望去。

“什么呀?”她问道,“什么呀——看不到!”

“你再努力看!”安德烈说,“用心看!”

“看不到呀。”安娜说,“没有呀。”真利已经忍不住笑出声了——她小时候也经常捉弄自己的弟弟,而老实地勇利也每次都会傻乎乎地相信,她想必是感同身受了,而她不知道的是大儿子信口开河的毛病一直让弟弟很头疼。“这孩子跟谁学的张嘴就胡说呢?”他百思不得其解,只能跟维克托讨论,维克托的嘴巴张开又闭上,半晌过去,无奈的丈夫只是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后颈。

“他可能……不知道自己在瞎说。”他说道,“你知道吧,有的人呢,这个啊,就是会自己说服自己信一些完全不真实的事情……”

“这个人就是你,”勇利说,“把酒藏哪了?说实话。”

我去,大意了。维克托赶紧跑了。

“安德烈。”勇利出声了,声音很威严,吓得安德烈脖子一缩,那动作和维克托偷喝酒被抓时的样子一模一样。

“对不起妈妈——”他赶紧用俄语说道,“不是故意的。”

安娜还在努力伸着脖子看窗外。

“我看见了!”她很开心地说,“是鸟!”

伊琳娜为妹妹的傻话叹了口气,但勇利却说:“对呀,就是鸟,是乌鸦。”他开始拨电话给维克托,“你告诉爸爸好不好?”

安娜很兴奋,她一接过手机,还没听见维克托的声音就大叫了一声“爹地!”她说道,“我看到鸟啦!”

“真的呀,真棒!”维克托说道,勇利有时候特别佩服他能为了孩子们做出的惊喜的声音,这让他更加思念远在圣彼得堡的维克托了。接下来维克托又问了几句话,安娜有点不好意思地一一回答了,其中就包括西蓝花的问题,而且并没有忘记出卖她哥哥。 安德烈对她怒目而视,安娜对此浑然不觉。

“爹地想跟你说话。”安娜对哥哥说道,把对她来说过大的手机举到了安德烈面前。安德烈撇开头,嘴里发出了一声切。

“爹地,他不要说话。”安娜如实的转达道,“他在看鸟。”

勇利透过两旁的后视镜打量着安德烈,发现他的胳膊紧紧地抱在胸口,手指像跳舞似的弹动着,他时不时地露出侧耳倾听的神情,像是在期待维克托提到他但又不好意思承认似的。

——这也正常,他们出发之前他们父子俩刚吵了一架。安德烈在俄罗斯国内的一个花滑比赛上拿到了银牌,其主要原因大概就是表现得太有乃母风范——全miss的风范。当维克托试着安慰他,并且说这没什么时,他发了有生以来最大的一顿脾气。

“您能不能别说假话!”他尖叫起来,泪水开始从那双棕红色的眼睛里涌出,维克托想再说点什么,但他马上就转身跑掉了。

老实说,勇利觉得维克托有点冤——安德烈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在此之前他唯一和父亲搭边的经验就是养玛卡钦,而且平心而论,那条贴心的老狗拥有的智慧有时候连主人们都觉得惊叹。维克托第一次当爸爸,简直战战兢兢到了极点,他从不跟安德烈高声说话,几乎有求必应,当安德烈表现出了花滑的天赋时,尽管维克托激动得一夜没睡,但他从不把这份感情表现得太过明显:他不希望自己的激动左右安德烈的感受,孩子都有讨好父母的本能,他不想让安德烈觉得自己必须学习花滑才能获得父亲的青睐。

所以想想可怜的傻爹地维克托在发现儿子对花滑越来越有兴趣,并且表现得越来越好时的心情吧,他还得忍着,只能表现出和平时一样分量的喜悦,就好像安德烈乖乖吃了西蓝花(没发生过),或者在学校考了第一名(同样没发生过)一样。 安德烈这通脾气来得又急又猛,维克托一头雾水,勇利看得出他有点难过,因为安德烈是不同的——每个孩子维克托都同样的喜爱,但安德烈在他心里就是有点不一样——这个孩子曾经被他看做祸从天降,让他又害怕又期待;他差点让维克托的婚姻触礁,但也因为他的到来让父母的爱情更坚不可摧。他是小灾星,也是小天使。

勇利小心地打量着安德烈,不让他注意到自己的视线。他多少有点明白安德烈发脾气的原因,只是还没想好该怎么介入——他一直在孩子们面前扮演一个掌握纪律的形象,因为维克托有时候宠孩子过了头,要他去跟安德烈承认“我也很在乎那个男人的真实想法,他如果只说好话我也生气”好像太孩子气了——而且挺让人不好意思的。

这时安娜已经努力的举着摇摇晃晃的手机到前面来了。

“找我吗?”勇利问道,安娜摇头,并且听见维克托在电话里笑了一声,勇利脸上有点发烫——不得不承认的是有那么一秒他的心期待的跳了一下,他已经十多个小时没和维克托说话了。

“找伊琳娜。”安娜忠诚的转达,“'安德烈不说就算了。”

此话一出,安德烈挺得直直的腰板忽然往下弯了两厘米,他失落的垂下了眼睛。

勇利接过电话递到了伊琳娜耳边。伊琳娜原本悠闲的得意表情荡然无存,她小小的脸上带了一种严肃的神色。

“爸爸,”她庄严的说,而不是像安娜那样亲昵地大叫“爹地”,勇利摸着她柔软的银色头发。“我还好……妈妈也很好……安德烈……”她朝哥哥看了一眼,安德烈赶紧做了个划脖子的动作。 “安德烈也很好。”伊琳娜收回目光说道,“我想你了爸爸。”维克托在电话那头甜得直乐。 接着他又叮嘱了一些事情,例如吃蔬菜喝奶粉照顾妹妹,伊琳娜都答应了,肉乎乎的小脸上一副正经的表情——也许维克托也发现伊琳娜最像自己,她胆子最大,而且最聪明,,所以就不自觉地把她当成了三个孩子里最值得叮嘱、也最需要严格教养的那个。从后视镜里,勇利发现安德烈渴望地看着伊琳娜和维克托说话,作为大哥,比起被父亲温柔耐心的对待,也许就连安德烈也更希望像伊琳娜一样吧。

勇利默默地思考着自己和维克托的教育方式,从没有这样清楚的意识到“父母也是凡人”这句话的含义——他们俩都在摸着石头过河,谁也不知道怎样才是对的,但有一点总是没错的,那就是他们俩是一对排挡,维克托不足的,应该由他来补上,反过来,也一样。

伊琳娜终于听完了维克托的指示,这个不着调的老爸居然叮嘱五岁的女儿照顾她三十六岁的妈妈,简直笑掉大牙。勇利心里嘀咕着,手机终于回到了他的耳边。

“想我了?”维克托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他显然还记着刚才的事,勇利张了张嘴,又无力地闭上了。如果只有他们两人,他一定要奋起反击,但是孩子们在场的时候他都尽力保持和维克托步调一致,因为据说如果父母发生分歧,孩子就会感到不安。

“想你了。”勇利承认道,真利发出一声被酸到的“嘶”来。维克托得意的大笑。

“你什么时候能来?”勇利问道,“我们都很想你。”

安德烈嘟囔了一声“才没有”。

“很快。”维克托说,“我和冰协提前了见面时间,等办完事我马上飞过去找你——我也想你。我是说你们。”他补充了一句。“亲我一下?”

“孩子都在呢。”勇利抱怨道,听上去没什么力度,“别闹了。” “那我亲你吧。”维克托说,“别让安娜听见……” “别你别!”勇利赶紧说,三个孩子都好奇地打量着他,“别闹!快点做事然后早点过来!”

“好吧。”维克托说,声音轻快,“再见亲爱的——真的不亲一下?” 勇利把电话给挂了。

他不知道的是,二十个小时之后,他愿意付出一切让这个电话持续下去。

第二重要的人 12 (S綱)(完)

千葉玥:

那一夜回去綱吉睡了整整一天,當晚瓦利安就得到門外顧問的命令要求他們直接出發追捕那些逃走的坎比家族的人,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策畫了這次事件的殘黨,當場雖然抓住了被擊倒的同夥,但還是有些人逃跑了。


就算這次綱吉還是一如往常的天真想放了他們,也必須要先抓回家族才能夠審判他們的罪狀。


而史庫瓦羅也被允許回到瓦利安原本的職務,因此當晚也就開始隨著隊伍行動,結果和綱吉見面的時間就這麼錯過了,難得許久的回歸,史庫瓦羅雖然感到心情愉快卻也有些失落,因為任務的關係沒有辦法親眼確認綱吉醒過來——讓人慶幸的是,綱吉只是看見史庫瓦羅打算斷手臂,精神打擊太大才會暈倒,實際上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外傷。


 


不過史庫瓦羅知道,他身在瓦利安作為一個暗殺者,本來就是注定沒有辦法度過正常人一般的平靜生活,取而代之的是普通人無法體會到的遊走生死關頭的快感與刺激,還有追求強大的執著。


而像這樣沉浸在危險的處境之中,史庫瓦羅也才能感覺到自己生存的意義。


雖然對綱吉不好意思,但他認為自己果然還是不適合待在安穩的地方守護誰。


比起守護,自己更擅長的是攻擊,要是說為了彭哥列解決眼前的敵人,那麼他一定一馬當先。


 


結果為了追捕坎比家族四散竄逃的同黨,於是在這些人試圖逃出國外以前逮住了他們,並且牽扯出了更多協助他們的其他組織,這讓瓦利安忙碌了快要兩個禮拜的時間才終於結束任務。工作了一整晚,最後總算可以回到瓦利安本部休息的時候已經是早晨了,史庫瓦羅雖然疲倦,但是他沒有打算就這樣回房休息,反而是交代完部下一些事情之後就往彭哥列本部出發。


 


到達彭哥列剛好是早上七點,他就直接衝向首領室,很難相信綱吉恢復清醒後的兩個禮拜內他們都沒有任何聯繫,就算見不到面,但竟連一通電話也沒通過,大概是彼此都有些不知所措。


史庫瓦羅邁開大步來到首領室門前,然後用力推開了門。


 


「喂————小鬼!!」


但是門一推開裡面卻沒有綱吉的影子,只有獄寺隼人站在裏頭,看起來正整理著桌上堆疊著的文件和檔案,有些訝異地看著突然這樣隨意闖進來的史庫瓦羅。


 


「喂,小鬼人呢?怎麼一大早的就不見人影,難道還在睡覺嗎?」


 


「十代首領很早就起來了,只是一大早就被高層的董事們叫過去,現在正在開會。」獄寺聳聳肩,也沒有理會在那裏煩躁踱步的史庫瓦羅,「都已經去了兩個小時了。」


「那也差不多快回來了吧?」史庫瓦羅一聽就一屁股坐上沙發,看起來是暫時不打算離開。


 


「隨便你吧,只是我可沒時間招待你,最近因為坎比家族的事情我們也都忙翻了,十代首領也是很多事情要處理,而且還要說服那些高層……」獄寺忍不住抱怨著,看來彭哥列的狀況和瓦利安差不多,而且這次狀況會如此複雜是因為還牽涉到瓦利安首領的關係,那些本來看瓦利安就不順眼的人大概又會拿這些事情大做文章,所以也讓綱吉很煩惱。


 


獄寺姑且還是讓人幫史庫瓦羅倒了一杯酒,然後就去做自己的事了,留下史庫瓦羅一個人在首領室等待。本來像這樣安靜地等誰不像史庫瓦羅的性格,通常他很快會失去耐性,但這次他卻覺得如果不等的話,下一次不知道何時還可以見到綱吉,恐怕綱吉這裡不會那麼早就結束忙碌,畢竟瓦利安剛剛抓回了所有殘黨,也就表示著針對坎比家族的後續審判即將開始,綱吉又要再為此忙上一陣子。


 


等待著的時間比想像中更久,但是待在這個地方卻覺得異常安心,或許是因為充滿了屬於綱吉的氣息,房間似乎也充滿了溫暖的感覺,熱烘烘的,讓人犯睏。或許是真的連日徹夜執行任務太過疲累的關係,史庫瓦羅就這麼在偌大的沙發上睡了過去。


 


 


 


 


 


意識矇矓之間卻還是敏感的察覺到了有人在身邊,可是並沒有威脅感,所以他的身體並沒有行動,眼皮也沒有打算睜開,只是隱約聽見了人談話的聲音,他小心翼翼的不讓對方察覺自己已經清醒,只是按兵不動。


 


——居然在這裡睡著了,大概是等很久了,累壞了吧。


——瓦利安昨晚剛執行完任務,這傢伙就直接衝到這裡來看起來是真的很想見你啊。


——呵呵,如果真的是想見我的話,我會很開心的…最近沒有什麼時間啊,等一下又要再去開會,真的好累啊,不知道支撐不支撐得住呢。


 


——哼,要怪就怪那些老頭喜歡說些無聊的話吧,都三個小時了,他們可還真有耐心繼續下去。


——也不要這麼快就露出不好的臉色啊,如果真的能夠說服他們的話,我也不會吝惜這些時間的…不過,看起來還是有人想把瓦利安牽扯進來,都到了現在了,還在記著十幾年前的事情……


——叛變可不是小事,他們會害怕也是正常的,如果不是九代首領的養子,不可能放任他活著吧。


——但是,我相信史庫瓦羅和XANXUS他們不會再那麼做的,畢竟我們都相處了那麼一段時間啊,也經歷了那麼多次共同戰鬥了,我相信他們。


 


史庫瓦羅可以感覺到有誰輕輕的碰觸他的頭髮,將垂在臉上的長髮撥去,那動作非常輕柔,似乎非常不願意吵醒睡著的人,那令本來打算睜開眼睛的史庫瓦羅決定再看一下狀況,心中眷戀著這份熱度,害怕如果醒過來就會嚇跑對方。


 


——里包恩,可以幫我處理一下那些人嗎?但是不要傷害他們,只是用你的方法讓他們稍微閉嘴,好嗎?我不想要節外生枝,好不容易瓦利安從任務中回來了,我不想讓他們捲進來。


 


——是要我去做那些骯髒的事情了?


——可以拜託你嗎?這也是我少數能夠為瓦利安…不,為史庫瓦羅做的事情,之前讓他留在我身邊的那件事我也覺得很抱歉,想要給瓦利安一點補償。


 


——你還真是好心啊,要是他們懂得感謝你就好了,XANXUS也不會領情吧。


——但是,你答應了吧。


——你倒也是變了,以前的你絕對會說不願意用這種手段的。


 


綱吉沉默了一下,然後史庫瓦羅聽見他輕聲地嘆息。


那聲音總覺得比以前要成熟一些,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也有可能綱吉不在他面前時就是這個樣子的,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一直認為綱吉還是一個孩子。


 


但是,他果然還是彭哥列的首領,曾經擊敗XANXUS的人自然不可能是弱小的。


 


——我只是突然覺得自己應該要變強而已,能做的事情我都會盡力去做的,反正也不是要取他們性命,就照你們所說的,我想更像個首領些。想變得更強,到不需要別人保護和犧牲的程度。


 


 


 


 


 


 


在一片漆黑中,他彷彿看見史庫瓦羅站在自己的面前,感覺似乎已經好久沒有見到他了。


最一開始只是將這個人當作可怕的殺手,就連正眼瞧他也不敢,從未想過要了解他。


但忘記什麼時候開始,視線竟忍不住注意到了他,總是跟在XANXUS身邊的他雖然看似張揚,可是卻也從來不會做出超越本分的事情,誇張的大嗓門以及兇惡的態度只是用來嚇唬人的表面,越是理解對方就越是知道他的內斂以及細心,他在瓦利安中總是做著吃力不討好的工作,雖然經常聽見他的抱怨,卻不曾看他中途放棄執行任務。


 


如果要從所有認識的人之中找一個最有耐心的人,那個人大概會是史庫瓦羅吧。


 


大概沒有人和他一樣能夠把自己的一生都貢獻在自己的任務上,只是專注於自己的選擇,也不會拘泥於一時的虛榮地位,執著於最強的名聲並不是為了瓦利安首領的位置,而是成就自己的劍術,然後奉獻這一切給他願意忠心跟隨的人。


 


仔細想想盡是些對自己沒好處的事情,史庫瓦羅從來也沒能夠得到什麼。


只是,戰鬥時的他總是在笑著的,看起來真的很愉快。


 


綱吉看著眼前的史庫瓦羅靜靜的笑著,才知道自己其實是很喜歡這個笑容的,什麼也不畏懼,沒有陰影也沒有顧慮的只是勇往直前的這個笑,對自己的前程和選擇都充滿了猶豫的自己,大概永遠無法模仿他這麼笑——真的非常非常羨慕。


 


『——如果這麼做你就會滿意的話,砍掉一兩根手臂根本不算什麼。』


聽見那個人說著,綱吉很快就意識到這是個夢境,只是即便意識到了卻還是忍不住看著在自己夢中的史庫瓦羅,史庫瓦羅手中的長劍冰冷而鋒利,讓他害怕。


 


『什麼?』


『為了你的話我什麼都可以做,要我放棄瓦利安也沒有關係。』


『你到底在說什麼?』有些焦慮,綱吉皺著眉頭。


 


並不是真的想聽到這些話的,從史庫瓦羅口中說出來像是在撒謊。


自己的夢境竟會如此醜陋,希求著這樣的事情,難道自己真的渴望聽見史庫瓦羅對自己講這些嗎?為了自己什麼事情都可以放棄,這種可笑的謊言一輩子也不會出自史庫瓦羅口中。或許,自己心底的某處確實是這樣希望著的,希望史庫瓦羅可以將自己看成最重要的存在,比起他的BOSS,比起他的瓦利安,比起他一心執著的劍術都更重要,但是那一定是違反了那個人的真心,那是虛假的感情,就算聽在耳裡也肯定永遠無法得到滿足。


 


『我為了你什麼都可以做,XANXUS算什麼,你才是適合成為十代首領的人,綱吉。』


『……已經…夠了,史庫瓦羅他…是不會說這種話的…』


聽著反而覺得難受,綱吉輕輕嘆了一口氣,搖搖頭露出苦笑,『不用再這樣提醒我了吧?我已經不再抱有那種虛幻的夢想了,只要…只要史庫瓦羅和以前一樣就夠了,我已經不想要他為我做出任何改變了……』


 


聽綱吉這麼說後,夢中的史庫瓦羅竟微笑了出來,彷彿接受了綱吉的話語。


本以為這個夢境會這樣消失,但場景卻很突然的改變了,夢境回到他被挾持而史庫瓦羅站在自己的眼前遭受威脅的那一刻。史庫瓦羅的身上沾著戰鬥的煙灰與血跡,左手的長劍高高舉起,那時候史庫瓦羅的雙眼直盯著他,並沒有放棄希望,只是為了達到目的也早已經做好了犧牲的覺悟,那雙銀灰色的眼眸中沒有任何猶豫與畏懼,卻讓綱吉的胸口顫抖,深怕他會做出的下一個舉動。


 


『等等,史庫瓦羅,我不需要————』


『手臂什麼的,就送給你們吧!!』


夢裡的史庫瓦羅大笑,語氣裡沒有一點恐懼,但那卻不是綱吉所期待的事情。


 


下一刻,鮮血噴灑而出,溫熱的感覺淋上臉和雙手,綱吉看到了沐浴於鮮血中的史庫瓦羅。


失去了手臂,強忍著疼痛,雖然想要上前去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他浸染在鮮紅的血液中害怕得不能自制,最後跌坐在地板上。


 


『…綱吉……』那溫柔的聲音呼喚他。


『已經…已經夠了,不需要這樣,我根本就不需要你這樣——』


綱吉失控地大吼,眼淚溢出眼眶,胸口疼痛難耐,苦澀的感覺深入喉嚨,他哭泣了起來。


 


當他再次睜開雙眼時,發現自己的眼睛被淚水所模糊,卻是望著臥室的天花板,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從噩夢中驚醒,但他的情緒卻遲遲無法從悲傷中復原。感覺手腳很冰冷,明明蓋著厚重的棉被,卻覺得全身的汗水被風一吹便冷得直發抖。


 


他無力的撐起自己的身體,想要平復現在的心情,眼淚依然無法控制地滑落兩頰。


最近常常夢到那個時候的事情,或許也因為從那以後就沒有機會見到史庫瓦羅的關係。


上次史庫瓦羅來找他,他看見對方睡著後沒有多久很快又回去繼續開會,等到會議結束回來後史庫瓦羅已經回瓦利安了,結果還是沒能夠碰上面。


 


說不寂寞是騙人的,但是現在的狀況也由不得他說寂寞,身為首領有很多必須做的事,有比自己的感情更優先的工作,有比想見面的情緒更重要的問題,所以他一直都忍耐著,他也不是不能了解史庫瓦羅始終無法將他擺在第一位的那種感覺,因為自己也是一樣的。


但一到夜半,卻經常被噩夢嚇醒。


 


「我真的太軟弱了吧…夢什麼的…反正都是夢而已…」


綱吉知道自己的懦弱之處,那件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數天,史庫瓦羅也沒有真的砍下手臂,不如說整件事情比他所預期的還要更好,XANXUS平安無事甚至出手救他,而他們之中沒人受傷,可是,他就是無法忘記當時的那個場景。


 


他想要喝杯水於是摸著黑來到靠在窗邊的小桌子,月色透入窗邊,那銀色的光芒讓綱吉想起那個人的頭髮及眼睛的顏色,心中終於能夠感到一絲溫暖。


 


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聽見窗邊一聲清脆的響音,好像有什麼東西撞上了窗子。


綱吉警戒了一下,但下一秒鐘從窗邊探出臉的卻是讓他感到意外的人——史庫瓦羅一手抓著窗框,然後俐落的一個翻身就這麼跳進窗台上,帶著一個笑容,沒得到允許便這樣翻進了房內。


 


「史、史庫瓦羅?」綱吉吃驚地盯著他,退後一步,「你怎麼會在——」


史庫瓦羅也不等他說完話,伸手就扯過他的領口,然後一個吻堵住了他的嘴。


直到過了許久感到滿意後才放開綱吉,讓綱吉可以稍微喘息。


 


「喲,小鬼,還真是好久不見了啊,你這個傢伙直到現在都沒來打一聲招呼,所以我就自己過來了,沒想到你還醒著啊。」


 


「史庫瓦羅,你這樣突然闖進來,要是守衛……」


「沒有發現啦,怎麼可能讓他們發現。是說彭哥列的守衛也太過鬆懈了,你的安危還真是令人擔心啊,哈。」嘲笑著彭哥列,史庫瓦羅的話一如往常的尖酸但也帶著一絲憂心,「看你的模樣不像是單純的睡不著啊。」


 


手指伸向綱吉的臉頰,擦拭那未乾的淚痕,從剛剛就已經發現綱吉的樣子怪怪的。


史庫瓦羅低垂下眼,表情透出一點冰冷的憤怒。


 


「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了嗎?果然是最近那些高層的人因為上次的事找你麻煩?」史庫瓦羅不喜歡看見綱吉這種模樣,不像XANXUS,綱吉對什麼事情都很容易受影響,「如果你有需要…」他壓低的聲音,因為這是絕對不能被他人聽去的話,「…我可以安排瓦利安幫你除掉那些你不順眼的老傢伙,這種事情我還是有辦法做的。」


 


「不…不是因為這樣…不過我沒事啦。」綱吉聽見對方的殘忍的話一方面是驚恐一方面則是喜悅,他輕笑了出來,擦了一下眼角,剛剛還感受到的悲傷現在已經不復存在,因為史庫瓦羅就在身邊的關係。


 


「哪裡像是沒事啊,都是那些坎比家族的混帳。」史庫瓦羅看起來特別的焦躁,他的身上還透出一絲殺氣,「明明只要你下命令要抹殺他們,瓦利安也會很樂意行動的,尤其是我。」


 


史庫瓦羅如果不是因為接收了要活捉的命令,否則他真的會將所有找到的坎比家族的人全都殺死,那一天他們挾持綱吉威脅的事,他一直記到現在,當初他就想只要最後無事救回綱吉,就要他們加倍償還,卻沒能如願。


 


「不是因為坎比家族的事情啊,」綱吉苦笑,忍不住搖頭輕嘆,「如果一定要說原因的話,那大概是因為史庫瓦羅吧。」


 


「我?」史庫瓦羅一愣,但他馬上就沉默了下來,眼神也因此染上了一絲陰鬱,「我又做了什麼嗎?讓你不高興的事情最近我沒有做吧,因為根本沒碰面……還是…那個什麼…」史庫瓦羅少見的吞吞吐吐,似乎在一邊反覆思考著自己的所作所為,這樣猶豫不決的他真的很少見,「又是XANXUS的事情嗎?…如果你對我…有什麼不滿的地方,不告訴我我是不會知道的。」


 


好像是花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把剛剛的話講完,史庫瓦羅說完後就別開頭。


雖然光線很昏暗,但綱吉似乎可以看見眼前的那張臉上似乎有著一絲淺紅,是因為不習慣說這些話造成的結果,但還是努力瞧了綱吉一眼,然後猶豫了一下後才用手碰觸綱吉的頭髮緩緩撫摸著,這太過溫柔的行為讓綱吉反而羞恥起來了。


 


「沒有不滿啦,你想太多了。」綱吉微笑,他往後靠上窗台,微瞇起眼,「只是夢見那個時候的事情,被嚇醒了,只是這樣而已。」


 


「那個時候的事情?」


「你打算砍斷手臂的那個時候,最近常常夢見,一夢見就滿身大汗睡不好覺。」


 


「什麼啊,你怎麼還在意那種小事情。」史庫瓦羅一臉毫不在意的表情和綱吉完全相反,對於砍斷手的事情似乎早已經忘記了,「那種事情有什麼好想的,又沒有砍成,而且那個時候如果有必要本來就該這麼做,總比你被殺掉來得強吧?」


 


「……話是這麼說,可是果然我還是很討厭啊,史庫瓦羅因為我的事情而失去什麼。」


 


史庫瓦羅看綱吉有些憂慮的模樣,有時候他真的不曉得綱吉在想什麼,又或者他本身無法理解綱吉的想法,在那種狀況下,或者說未來如果還有同樣的狀況發生,比起好惡,如何能夠得救才是最先應該考慮的,在戰鬥中負傷對瓦利安的人而言也只不過是稀鬆平常的事情,根本不值得綱吉煩惱到作惡夢的地步。


 


如果是XANXUS的話,大概就算他斷手斷腳,那個人也不會動搖吧,正因為中意這樣的性格與強韌,史庫瓦羅才選擇跟隨了那個人的冷酷與憤怒。


可是,第一次有誰這樣為自己操心的感覺卻讓他意外的高興,甚至有點沾沾自喜。


 


「別在意,我也知道的,那個時候為了保住首領的話也是不得已的行為,所以我沒有打算責備你的意思。」綱吉揮揮手,他害怕史庫瓦羅會介意,「而且從另外一方面來說我還挺高興的。」


 


「高興?你高興什麼?」


「至少你對我的關心值一條手臂啊。」綱吉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史庫瓦羅愣了一下,被綱吉這麼直接的說出來,反而讓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綱吉知道,不僅僅只是一條手臂那麼簡單的事情。


本來就少了左手臂的史庫瓦羅,如果這次真的失去右手的話,恐怕想要繼續在瓦利安做暗殺者是很困難的,因為瓦利安的隊長必須是彭哥列中最強的人才有資格擔任,就算可以用義肢取代,程度也有限,就算真的還可以繼續作為瓦利安,也絕對會大大的影響史庫瓦羅的戰鬥能力。


 


史庫瓦羅願意為他砍掉手臂,那也表示著當下他應該也做好捨棄作為暗殺者未來的覺悟吧。


 


「吶,史庫瓦羅,我決定把坎比家族的首領交出去,高層向我要求的,我想下場大概不會多好吧。」綱吉說著,史庫瓦羅詫異地看著他,因為這不像是綱吉過往的作風,以前的他一定會說希望可以留對方一命之類的話,「對這個決定我很不安心,好像是我害死他一樣的感覺……但是,這麼做可以保全他以外的人,高層也同意了這個條件,所以我做出了退讓。」


 


「這樣沒有關係嗎?你不是常常都在說人命最重要之類的話?」史庫瓦羅雖然這麼說,卻也不是想要否定綱吉的價值觀,他無法說出對錯,因為自己也殺人無數沒有資格談這種事情,只是他覺得綱吉並非心甘情願交出坎比的首領。


 


「真的到了必須做出選擇的時候就會很猶豫呢,怎麼選擇都可能會後悔,那麼就選後悔比較少的吧,」綱吉聳聳肩,他最近睡不好有部份也是因為這件事情,但事已至此,他無法反駁高層以及家族成員們的結論,這已經是他努力說服眾人後的結果了,「……雖然知道這是最好的結果,我還是覺得很難過。」


 


綱吉靜靜低著頭,史庫瓦羅沒說什麼只是待在他的身邊。


然後綱吉感覺到對方溫熱的手掌放在自己的頭上輕輕拍著,然後史庫瓦羅將他稍稍拉進懷中,就這麼安靜地抱著他,熟悉了的體溫以及氣息令低落的情緒也沉澱下來,他會選在這時候告訴史庫瓦羅大概就是希望對方可以幫助他平靜心情,希望可以被對方安慰。


不想徹夜不眠,想要結束這幾天的惡夢。


 


「你傻了啊,那些傢伙想要你的命,根本不需要為他們傷心。」


 


「真像你會說的話。」綱吉微笑,然後沉默了好一陣子後他才再次開口,「我…會喜歡你的原因大概就是因為你這種個性吧,相比優柔寡斷的我,瓦利安的人好像什麼也不害怕的這種地方,我其實很喜歡的——特別喜歡史庫瓦羅是因為你算是裡面比較正常而且可靠的傢伙吧。」


 


綱吉歪著頭說,說真的,相比其他瓦利安來說,史庫瓦羅真的非常可靠,同時也有著足以吸引他人的帥氣以及強大,綱吉想自己多少是對史庫瓦羅懷有憧憬,希望自己也可以變得強大。


 


「哈…哈啊?從、從來就沒有聽你說過,你不是最討厭我們殺人什麼的嗎?」史庫瓦羅聽綱吉講那些話之後又一次的臉紅了,他覺得這大概是第一次聽綱吉說了那麼多關於他的感想。


 


「討厭是討厭,但是一方面也很羨慕你們可以那樣自由地享受戰鬥,」綱吉看史庫瓦羅吃驚緊張的模樣,覺得有些好笑,「難得有這麼強的力量,我當然也想要對自己的力量感到驕傲啊,所以我才想把自己的力量用在保護同伴上,但是要像史庫瓦羅這樣純粹的享受力量卻很難。」


 


綱吉又安靜了好一會兒,史庫瓦羅沒有打斷這份沉默,因為他總覺得綱吉在思考重要的事情。


綱吉的雙手十指交握,好像下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這件事情之後,我打算要肅清某些高層的勢力,接下來就是要排除妨礙我的那些人。」綱吉一個字一個字的說,然後又怕史庫瓦羅誤會的轉頭補充,「啊,只是排除勢力,不是要殺他們喔。」


 


「白癡,我知道你的意思。」敲了一下綱吉的頭。


「嗯,我以後不想再受到高層的影響,既然都當首領了,我想自己做決定,我想要認真的擴張自己的勢力,但這樣的事情只有守護者大概很難辦到,所以我會去請求XANXUS協助我。」


 


綱吉說話的時候表情很認真,史庫瓦羅大概是第一次看見如此慎重思考黑手黨事情的綱吉,因為綱吉一值都討厭這個位置,所以過去也不曾聽見他說要鞏固自己的勢力。


現在會這麼想,恐怕也是因為這次坎比家族的事情帶來的影響。


 


下決心的綱吉看起來眼睛閃閃發光一樣,史庫瓦羅特別喜歡他的那種表情。


 


「史庫瓦羅,以後我會自己保護自己的,不需要你再為了我做任何事情。」


 


「那是…什麼意思?」史庫瓦羅聽到這裡時倒有些不確定了,他皺起眉頭,心中產生了一絲不安,「那是說…要結束這關係的意思嗎?」


不知為何他竟想到了這件事,雖然綱吉說出的那些話絕對是好的,對於他在黑手黨的生活或者是綱吉自己的未來都是很好的覺悟,但史庫瓦羅卻突然有些害怕——怕綱吉打算要離開自己身邊,選擇專注於黑手黨的工作上,而捨棄這段關係。


 


他將綱吉逼到牆邊,綱吉抬頭驚訝地看著他,發覺史庫瓦羅好像有點生氣了。


史庫瓦羅的手指碰觸上他的臉,抬起綱吉的下巴。


 


「不、不是啦,」綱吉有點著急地抓住了史庫瓦羅的手,怕他又誤會,「我是說,以後你不用再擔心我的事情,好好地在瓦利安自由地做你想做的暗殺者就可以了,這樣XANXUS也會比較高興吧,因為,瓦利安沒有史庫瓦羅的期間聽說非常的辛苦啊。」


 


某次機會,聽見了貝爾以及路斯利亞的抱怨。


史庫瓦羅做為自己的護衛隊長的時期瓦利安似乎非常的混亂,沒人能夠應付XANXUS的任性,各分隊的隊長也都各自做各自的事情,沒有人進行任務分配,沒有人統整部隊,也沒有人有足夠的資格發號施令,結果效率非常差勁還常常出現被XANXUS因為各種原因而重傷的部下,總之就是一段亂七八糟的時期,也因為這樣XANXUS才會搞到被坎比家族的人俘虜那種莫名其妙的狀況。


 


聽著那些事情,綱吉都忍不住笑,結果果然瓦利安的人也捨不得史庫瓦羅,當然他們是不可能會說出口的,貝爾還抱怨著怎麼史庫瓦羅又回來了之類的話,但看起來並不是真的不高興。


 


「哼,那群混蛋一點用都沒有,快把我給煩死了。」史庫瓦羅鬆了一口氣,但他沒有移開腳步,只是順勢將綱吉壓在牆邊然後低頭吻上,分開時他直直看著綱吉的眼睛,「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沒關係,要是你說因為這樣要結束什麼的話,我可不會放過你。」


 


一時間綱吉感到心跳加速,同時也察覺到史庫瓦羅眼中一閃而過的冰冷殺意。


忍不住有些慶幸自己沒有這種念頭,但是,如果真的說出了那樣的話,史庫瓦羅到底會做出什麼他突然有點想知道,但下一秒鐘又甩甩頭把這種不謹慎的想法給拋開了。


 


「不過,你下了這種決心也好,這樣我也比較安心了。」史庫瓦羅寵愛的撫摸綱吉的臉頰,然後輕聲的嘆息,「因為唯一可以肯定的事情是,我們大概都會比我們想像中的更早死掉吧。」


 


「史庫瓦羅……」綱吉聽史庫瓦羅講那些話時卻不見他有任何恐懼或動搖。


 


「在黑手黨生活就是這樣,作為瓦利安本來就是決定放棄平靜的日子,而你……身為首領,即使可以像九代首領那樣安然退休,也不代表往後就沒有危險,我們都是一樣的。」史庫瓦羅環抱著綱吉的身體,手指緩緩撫過綱吉的唇,「不過,我也認為與其輕鬆地死去,戰死更好一點,如果讓我選擇死亡的場所的話那一定是在戰場上啊。」


 


「說這些話感覺很不好啊,不會死的啦,史庫瓦羅一定可以活到很老。」


「哼,」他提起綱吉的手親吻了一下,「我可沒辦法給你承諾啊。」


 


瓦利安的生活就是與死相伴,這點事情他早就知道了。


畢竟當初是自己進入彭哥列後就做出的選擇,為了追求強大他願意捨棄任何東西,只是這樣的未來可想而知,肯定絕對不會是平順的,但反正身邊都是這種人,沒有誰會為了彼此的死而哭泣傷心,這就是他們瓦利安彼此的默契,這讓他感覺自由並且可以放縱自己對戰鬥的渴望。


 


本來自己的生活不應該牽涉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但是結果還是和某些人有了同伴的情誼,山本也好,迪諾也好,而最令人擔心的,正是那樣的結果終究會讓綱吉失望。


 


但他大概還是沒辦法為了綱吉放棄瓦利安身為暗殺者的身分,過上平靜的生活,或者是對綱吉保證自己一定不會做危險的事情,不再追逐死亡與戰鬥,不再在下次XANXUS或是綱吉有危險的時候衝出去做些可能傷害自己的事情。


 


他當初選擇的生活方式本來就是只為自己而活的,從不為他人,更不是為綱吉或者XANXUS。


只有這份驕傲不容許任何事物干涉,就算是自己所愛的任何人。


 


他看綱吉有些陰鬱,忍不住想說些什麼安慰他,卻找不到適合的詞句。


最後綱吉覺得有些睏意,本來被惡夢驚醒的滿身大汗也在談話的時間裡消失得無影無蹤,感覺好像有許久沒有覺得夜晚如此令人安心,而史庫瓦羅還在這裡。


 


綱吉爬上床去,堅持要確認他好好睡著了才要離開的史庫瓦羅則坐在他的床邊。


綱吉總覺得今天的他特別溫柔,就這麼睡著有點可惜,但卻抵擋不住濃厚的睡意,感受著史庫瓦羅碰觸他頭髮的幸福感,漸漸闔上雙眼,幾天來工作累積的疲倦一下子湧了上來。


 


「……但是,到死之前我都不會放手的,這點是我唯一可以給你的保證。」


史庫瓦羅用不像他的小聲音量在綱吉耳邊說,他的表情比任何時候都更認真。


綱吉沒有回答任何話,史庫瓦羅不曉得對方有沒有聽見,也許已經睡了。


但是綱吉是否知道其實並不重要,史庫瓦羅清楚自己一旦決定了什麼就不會改變,這是優點同時也是缺點,在執著於自己所立下的誓言這點上他自認不會輸給任何人。


 


然後他離開了綱吉的房間,一路想著自己以前絕對是不會想要對誰產生這種關係的,和他的生存之道矛盾的存在,綱吉的存在絕對是一種阻礙,但他又覺得現在這樣也很不錯。


 


他會選在今天來見綱吉其實也是有別的原因的,但他沒有告訴綱吉,怕對方又會睡不著。


從明天開始又有一段時間要去執行危險的任務,XANXUS要求他親自帶隊,這麼一來又會有一段時間不在家族裡頭,綱吉要是知道了肯定就不會像剛剛那樣安心地睡吧。


 


而且這次是一個非常具有危險性的任務,他當然是很有自信的,可是卻也不能保證沒事。


 


『不會死的啦,史庫瓦羅一定可以活到很老。』


這時候綱吉的話不知怎地突然浮現在史庫瓦羅的耳邊,讓他會心一笑。


 


「是啊,怎麼可能有事呢,」史庫瓦羅顯露出狂妄的笑容,而在不遠處的屋簷上他的隊員已經在那裏等候一段時間了,他們是中途來到彭哥列本部的,史庫瓦羅一邊走像他們時低聲地自言自語,「絕對不會是現在,何況,我也還不能把那傢伙讓給其他人。」


 


呼喚了隊員,他們一個一個遵照命令離開了原地,前往任務的執行地。


而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本來因為又要長時間執行任務而顯得有些煩躁的史庫瓦羅,重新返回後的臉上卻帶著一抹充滿自信與驕傲同時卻也非常溫柔的笑意。










FIN




作者廢話:


結束了喔喔喔喔,這篇也是搞得我好久啊~~


於是S綱這對我有點心疼,認真考慮到他們的未來的話。


總之結束了我就可以專注來更新THE SECRETS和新的骸綱那篇了。


當然也在考慮要不要開雲綱新坑.....



【目录】世界居然大和谐了然而只有我知道目录页

西门门:

之前有妹子说要目录


已完结的文太久远不好翻,就弄了一个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方锐回忆杀番外:回忆杀1   回忆杀2   回忆杀3   回忆杀4   回忆杀5   


回忆杀6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之所以把回忆杀放中间是私心hhhh




有错误请告知谢谢【鞠躬】


等工作确认稳定会恢复更新频率的【躺平】



一个小目录

馄饨烧酒:

【全职all你】作为韩文清的妹妹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情人节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叶修x你】


早有预谋的恋爱




【孙翔x你】


狂吹我翔盛世美颜




【韩文清x你】


韩文清的笑






怼怼那篇就……不贴了 我毕竟是产全职粮的[正色]

◤目录◢浮丘的BOX

浮丘:

【恋与】|【宝石】|【凹凸】|【阿松】|【FGO】


  ·乙女向


  ·“*”为个人特别推(喜)荐(好)



 


【恋与制作人】


 


▶短◀


1.◤恋与制作人◢没有钱


2.◤恋与制作人◢借着说谎的名义向他告白


3.◤恋与制作人◢吃他一发自我安利啦


4.◤恋与制作人◢关于他比你还受欢迎这件事


5.◤周棋洛单人◢鱼汤


 


▶中◀


1.◤恋与制作人◢无所不能之人的败北


2.◤恋与制作人◢他就是欺负你没evol


3.◤配角篇◢他本无意穿堂风*(周棋洛经纪人|宋佳洋)


4.◤白起单人◢十厘米恋人


5.◤恋与制作人◢你变成玛丽苏后他的反应


6.◤恋与制作人◢第一眼的偏见


7.◤恋与制作人◢他是杀手,他来杀你*


 


▶长◀


1.◤恋与制作人◢母与子*(母亲(你)与儿子(他)的故事,母与子双视角,亲情向)


2.◤恋与制作人◢他忘了深爱的你


 


▶坑◀


1.◤李泽言单人◢他失忆了(1)


2.◤恋与制作人◢小小制片人(1)



 


【宝石之国乙女】*


 


▶繁花


1.◤宝石之国乙女◢宝石也会有欲吗?


2.◤宝石之国乙女◢唯一的人类生病了*


3.◤宝石之国乙女◢喧嘩/人与宝石,争吵


 


▶独秀


1.◤钻石X你◢迷上人类的宝石


2.◤南极石X你◢只出现在冬季的恋人*


 


▶始终◀


1.◤宝石之国乙女◢人与宝石,初遇


2.◤宝石之国乙女◢适合死去的日子


 


▶异生◀


1.◤新篇:人类(他)宝石化◢宝石症候群



 


【凹凸乙女】


 


段子&多数基于原世界观


1.◤凹凸乙女◢他想吃你


2.◤凹凸乙女◢他对你心动


3.◤凹凸乙女◢当你对他们用完就甩


4.◤凹凸乙女◢你的话让他们在chuang上做出违反人设的事


5.◤凹凸乙女◢他在你面前受伤了


6.◤凹凸乙女◢做了后你坦言自己能让男人怀孕时他的反应*


7.◤凹凸乙女◢他把自己人设忘了,帮他补全吧!


8.◤凹凸乙女◢他忘了他深爱的你*


9.◤凹凸乙女◢你,人渣,背叛了他


10.◤凹凸乙女◢当你用他们的方式向他们告白


11.◤凹凸乙女◢不可视不可闻不可触


12.◤凹凸乙女◢终会有人来,将你深埋*


13.◤凹凸乙女◢你和他们说你没梗的时候


14.◤凹凸乙女◢憋说话吻他


15.◤凹凸乙女◢他的生日/感谢你,诞生于此世


16.◤凹凸乙女◢Animals


 


单人


1.◤卡米尔X你◢青/春/期/骚/动(雷→你←卡修罗场)*


2.◤紫堂幻X你◢金鱼(艺伎paro)


3.◤帕洛斯X你◢拖把头(按照语文阅读理解感觉写的乡村爱情paro)*


4.◤安迷修X你◢何其有幸遇上你(青梅竹马小甜饼)


5.◤雷狮X你◢人鬼不殊途(鬼魂雷狮X人类你)


6.◤凹凸乙女◢R.魔法少女★雷狮,绝赞好评出道中!(魔法少女(♂)狮车)


7.◤凹凸乙女◢嘉德罗斯妄想串烧(童养夫嘉德罗斯)


长脑洞一发完|独立世界观


1.◤凹凸乙女◢人外设定的他对你的爱


2.◤凹凸乙女◢你和他身份互换*


3.◤凹凸乙女◢黑山羊之卵/罪恶的他们*


4.◤凹凸乙女◢你是他的欲


5.◤凹凸乙女◢爱即恶病/病名为爱*


 


喜闻乐见的车


1.◤凹凸乙女◢情至深处的他


2.◤凹凸乙女◢他色♂气的行为


3.◤丧尸金 X 人类你◢ 不可弃之人


4.◤饲养员安 X 宠物你◢检查(与丧尸金在同一篇,俱为写手挑战福利)


 


刀男PARO


1.◤凹凸乙女◢他们是刀剑男士|此身乃护君之刃(金|雷|嘉|安)


2.◤凹凸乙女◢他们乃刀剑男士*(格|帕|卡|紫)


3.◤凹凸乙女◢他们的极化书信(金|紫)



【阿松乙女】


 


▶R向段子


1.◤六松◢毕竟他可是人渣啊



 


【FGO乙女】


 


▶迦勒底日常


 


1.◤FGO乙女◢玩游戏的他*(闪闪|梅林|孔明|罗曼)

【目录】世界居然大和谐了然而只有我知道目录页

西门门:

之前有妹子说要目录


已完结的文太久远不好翻,就弄了一个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方锐回忆杀番外:回忆杀1   回忆杀2   回忆杀3   回忆杀4   回忆杀5   


回忆杀6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之所以把回忆杀放中间是私心hhhh




有错误请告知谢谢【鞠躬】


等工作确认稳定会恢复更新频率的【躺平】



#那一瞬间我连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恋与制作人四人婚后剧场(其一)

玉伶人:

考试期间修仙玩恋与制作人加上fgo肝幼贞感觉自己快突破大乘了OTZ看到太太们都在疯狂产粮我就从专业书里爬出来肝粮了(虽然只有一半
许墨和洛洛等九号考完试再补上(虽然很有可能这两天复习摸鱼就肝出来了
Ooc有,不ooc怎么谈恋爱!


当你知道自己怀孕后


白起场合
你知道自己怀了孕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打电话告诉白起,电话拨通之后才后知后觉得想起来白先生说他去执行一个挺重要的任务去了,你正打算掐断,电话却被对方接了起来。


“喂?怎么了,这么晚还不睡。”


他那里有些吵,你隐约听见了螺旋桨的轰鸣声,突然想起来他是在执行任务的途中,要是让他分心了怎么办。
“没什么,就是突然有点想你。你在执行任务吗?”你回答道。


“刚准备上飞机。”他似乎察觉到你的反常,又低声问你:“真的没有什么?”


你纠结地抓了抓衣角,还是决定等他回来再告诉他:“真的,就是...你早点回来,挂了。”说完你没等他回应就挂了电话。


到了下半夜外面似乎有些下雨,隔着窗户你都能听到风声。你迷迷糊糊间似乎听到了玄关开门的声音,让你瞬间清醒不少。他进门的时候身上似乎还带着外面的寒露,你忍不住往把被子往上蒙了蒙,又想起来之前没有来得及告诉他的好消息,从被窝里露出了半个头,向他傻笑:“嘻嘻,你回来啦。”


“嗯...”他揉了揉你的脑袋,明明刚刚还带进了外面的寒意,手却很温暖。他似乎纠结了一下,还是开口道:“也想你了。”


真好啊,来自白先生的甜言蜜语,这样的待遇即使是你们婚后也少有的。你猜他大概还有有些担心你,毕竟你刚刚的电话打得太反常了。


你享受地蹭了蹭他放在你头顶的手,眯着眼和他开玩笑:“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一个啊。”


“坏消息吧。”


“坏消息是...我们的二人生活要结束了。”


他有些疑惑,没有反应过来。你继续道:“好消息是...你要当爸爸了。”


你能够明显感觉到头顶上的手突然僵硬,他惊愕地看着你目前尚且十分平坦的肚子,嘴巴张了好几下却不知道要说点什么,连手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放。


你欣赏完他的脸色,伸出胳膊勾过他的脖子,他不敢让你用太大力气,顺着你的力道让你搂住他的脖子,你们靠的很近,近到能够听到对方的呼吸声,你的手指抚过他的眉眼,掠上他的耳朵,最后是那颗黑色耳钉。


“不用那么小心翼翼,还有一个好消息刚刚忘记说了,”你凑近他的耳朵:“我现在,所向披靡。”


李泽言场合
你去公司的时候他正好有个会议,他办公室的小秘书给你端了一杯咖啡请示你要不要去和他说一声,你摆了摆手表示你可以等他开完会。


事实上你也是刚刚从公司里跑出来的,手中的一大堆事情都丢给了安娜,迫不及待地要和他分享这个惊喜。


他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你正百无聊赖地翻着手机上的电子杂志,秘书似乎已经告诉他你在这里等了一会儿了,他径直走到你面前,刚刚在会议上的冷硬在见到你的瞬间消融。


“你怎么来了?”


你看着他嘿嘿嘿傻笑,他太了解你了,这种表情是在等着看他笑话呢。他挑眉看了看周围,好像你布置了无数个恶作剧等着他发现似的。


可惜李总的笑话你看定了,直接一记直球打到他面前:“我怀孕了。”


他一下子没了声,可是了解他如你瞄了一眼腕上的手表,秒针完全停在了“1”那个数字上。这个人试用异能力到底是多随意啊,居然特地停止了时间让自己冷静一下。


但是当你看到他背后逐渐开始扭曲的空间才发觉自己好像有点玩脱了。你憋着笑牵起他的手,又放慢速度重复了一遍:“冷静一点,你没有听错,我怀孕了。”


他仿佛刚刚回过神来,你偷瞄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很好这一回秒针在动。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你笑得像个小狐狸。


他似乎思考了一会儿,一脸严肃地问你:“ta会不会动了,会不会像别人说的那样会踢你。要不要——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


这回你终于憋不住哈哈笑了出来,拉过他的手放在你的肚子上:“李总,你看ta还是个孩子呢,脚都没有长出来呢。”


笑完过后,大概是觉得他太可爱,你坏心眼地凑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老公,你真棒。”然后欣赏着他的耳边红成了诱人的玫瑰色。


他羞恼地瞪了你一眼,只是眼中盛满了温柔,全无很多年以前你们在华瑞相遇时的锐利。他小心翼翼得把你按回沙发上,几近虔诚的亲吻你的额头,说“我的荣幸,李太太。”

【黑篮男你】血缘关系

空城:

像你们这样


在三次


是要被打断腿的






更多请戳玛丽苏病例报告














★赤司


那个时候的他还是个孩子,第一次接触到篮球,和母亲在午后阳光温暖的院子里玩耍着。


你其实并不怎么喜欢这个弟弟。


倒不是赤司不讨人喜欢,他一直都是一个标准的乖孩子。留着适合的发型,穿着干净的衣服,认认真真的在作业本上写着稚嫩但却又漂亮的字,会用童音软软地叫着你:


“姐姐——”


篮球向你滚去,触碰了一下你的脚尖,然后停下。


你将发挽到耳后,弯腰捡起球,将球交给赤司,给了他一个拥抱的同时,带着些许恶意揉乱了他一丝不苟的发型。


母亲病逝那天,你蹲下将他搂在怀里,他则紧紧攥住你长裙的一角。




现在你还能把他像哄小孩子一样抱在怀里吗?




眉目早已长开的青年,带着逼人的锋芒,将你抱在怀里,沾染情欲的声音沙哑诱人:


“姐姐——”


“赤司家可不需要什么可笑的联姻。”




★青峰


“混蛋尼桑!”


年少的青峰最爱干的事,就是欺负你。


在你用攒下的零花钱换来的冰棍或者面包上咬下一大口,美其名曰哥哥给你试试有没有毒。


而你,总是挥起软绵绵的拳头,给他一下。



“混蛋尼桑!”


如今的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赶跑你的相亲对象了。


你抬起将指甲做的美美的手,在他腰上狠狠掐了一下。


“你的妹妹我啊,要嫁不出去了啊混蛋尼桑!”


“就那种臭小子也想成为我妹夫?”



“混蛋尼桑——”


他一直喜欢欺负你,而这一次,真的把你欺负哭了。


漂亮的指甲抓着他的后背,随着进入,嵌地更深。





★黑子


你总喜欢仗着姐姐的身份欺负他。


而他,也温顺的奉行着你所谓的“姐姐最大”。


“你是想害死姐姐吗臭小鬼?”


你抬手抓住被他扔过来的球,一个球速极慢的球,却被你说的好像是什么凶器一般。


黑子没有说话,任由你蹂躏他的脸。


然后晚饭期间小包子的脸被发现了。


“我怎么会欺负他呢,我可是姐姐诶。”你朝他笑着,眨了眨眼,“对吧?”



是啊,你可是姐姐诶。



什么时候,这位弟弟,成为了可以彻底钳制你的存在。


青年舔着你的后颈,将你压制。




★绿间


绿间有一个很不可爱的妹妹。


染着一缕与绿色格格不入的发,打着耳洞但是又不去戴耳钉,等到耳洞长上的时候又去在同一个位置重新打上,对他也没有任何面对兄长时该有的尊敬。


偶尔也有可爱的一面。


通红了脸颊,染了色的那一缕头发散乱着,隐在绿色中,柔软的腰肢被他掌控,泪眼朦胧。




★黄濑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能够口无遮拦地说出以后要娶姐姐这种话。


你总是会在这个时候握着他软软的手,将他拉过来,蹲下和他平视,然后用严肃的声音告诉他:“不可以,凉太,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事实上,你从来没有把这个一摔倒就抽着鼻子扑倒你怀里朝你伸着手要抱抱的弟弟的话当过真。




童言无忌?




少年不知何时起变成了青年。站在你面前都已经比你高了,你再也不能像小时候一样纠正他不可以了。


汗水打湿了他的刘海,你无力地被他抱在怀里。



“我可是,从小到大都很认真啊。”


“姐姐——”

【目录整理】-我这个仓库,可是含有剧毒的-

对方虫世木拒收你的消息……:

※此仓库不定时更新
※心态爆炸中目前可能回复不了评抱歉(눈_눈)
※私设多如山漏洞多如水
※惯例乱七八糟的分段
※慎入慎入慎入
※(๑>؂<๑)嘀——ooc警报!




【短篇系列】


     


〖Hardworking Bitch系列〗


※正在更新


 



【男神x你】-Hardworking Bitch•适逢其会①-


 



【男神x你】-Hardworking Bitch•甜与苦②-


 



【男神x你】-Hardworking Bitch•安心了吗③-


 


 


 


 


〖随便系列〗


韩文清篇


【男神x你】-所以说太随便会随便出事儿来的-


 


张佳乐篇


【男神x你】-所以说太随便会容易搞出大事-


 


张新杰篇


【男神x你】-所以说太随便很容易出事的啊-


 


林敬言篇


【男神x你】-所以说太随便真的会出事的啊-





 


〖该怎么办啊系列〗


 


周泽楷篇


【男神x你】-和这种男人交往后的第一天该怎么办啊-


 


江波涛篇


【男神x你】-和这种男人结婚后的第一天该怎么办啊-


 


孙翔篇


【男神x你】-和这种男人复合后的第一天该怎么办啊-





 


〖王杰希·婚后系列〗


 



‌【男神x你】-婚后-


 



【男神x你】-洞房-


 



【男神x你】-熟悉-


 



【男神x你】-习惯-





 


〖喻文州·婚后系列〗


 



【男神x你】-婚礼-


 



【男神x你】-新房-


 



【男神x你】-适应-


 



【男神x你】-以偿-


 



【男神x你】-惊喜-






 


〖王杰希·姐弟恋系列〗


 



‌‌【男神x你】-历久弥新-


 



【男神x你】-后浪扑前浪-


 



【男神x你】-百星不如一月-


 



【男神x你】-恭喜你童贞毕业-





 


〖社会我豆姐,黑道paro,all你系列〗


 


喻文州x你


【男神x你】-喜欢吃红豆吗?-


 


王杰希x你


【男神x你】-红豆西米露真好吃!-


 


张新杰x你


【男神x你】-要来杯红豆双皮奶吗?-





 


〖霸图老板今天还好吗系列〗


 



【男神x你】-自助烤肉几个人吃比较好?-


 



【男神x你】-坐大巴吃什么零食比较好?-





 


〖成人向本子系列〗


 


‌【男神x你】-成人向本子-





 


〖微博系列〗


 


‌【男神x你】-你为什么要用你的大V评论我微博啊?!-


 


‌【男神x你】-你为什么还要用大V疯狂打我的脸啊-


 


【男神x你】-在微博向男神提问可是很贵的-





 


〖女主是boss系列〗


※联文


【全职】当女主是boss〈下〉


 


【全职】当女主是boss番外〈一〉





 


〖账号卡系列〗


 [王不留行]


【男神x你】-寒冰粉没有了该怎么办呢?-




 【男神x你】-成王败寇-




[百花缭乱]


【男神x你】-这一发子弹你可得接好了-














〖夏姬八扯公关部系列〗


※坑


【男神x你】蓝雨战队夏姬八扯公关部①


 


【男神x你】蓝雨战队夏姬八扯公关部②


 


【男神x你】蓝雨战队夏姬八扯公关部③


 




 







 


〖国家队‌全员都在谈恋爱系列〗


※联文


※坑


‌【男神x你】-国家队全员都在谈恋爱之王杰希-


 


‌【男神x你】-国家队全员都在谈恋爱之喻文州-





 


〖完全架空,乱七八糟的杀手黑道paro系列〗


※正在更新


 


喻文州x你


【男神x你】-衣冠楚楚-


 


吴羽策x你


【男神x你】-礼尚往来-


 


张新杰x你


【男神x你】-文质彬彬-





 


 


【短篇·单人】


※正在更新


※有R向,未成年人注意


〖王杰希〗


【男神x你】-我曾经也想过离开这个世界-


 


【无料试阅】【男神x你】-药笼中物-


 


‌【男神x你】-潜规则-


 


‌【男神x你】-这病我不治啦!-


 


‌【男神x你】盲狙广东卷-读懂了没-


 


【男神x你】-你回不去了-


 


【男神x你】王杰希生贺-黑箱操作-


 


‌【男神x你】王杰希生贺-最佳通知-(※黑箱操作续集)


 


【男神x你】-你吃得下的-(※王你王,3p注意)


 


【男神x你】-不要让队长发现!-


 


【男神x你】-震惊!微草战队王杰希他竟然被……-


 


【男神x你】-目无王法-


 


【男神x你】-本色-


 


【男神x你】-顶风作案-




 


〖孙翔〗


 


【男神x你】【孙翔篇】你能为他做些什么?〈上〉


 


【男神x你】【孙翔篇】你能为他做些什么?〈下〉


 


【男神x你】荣耀王国-勇者和魔王-




【男神x你】【墨守遇白24h/21h】-睡你麻痹起来嗨-






 


 


〖黄少天〗


 


【男神x你】黄少天生贺-先干为敬-


 


【男神x你】-异地-






 


〖张佳乐〗


 


【男神x你】张佳乐生贺-负负得正-






 


〖韩文清〗


 


【男神x你】韩文清生贺-满心一意-〈上〉


 


【男神x你】韩文清生贺-满心一意-〈中〉


 


【男神x你】韩文清生贺-满心一意-〈下〉






 


〖喻文州〗


 


‌【男神x你】-论红豆的一百种吃法-


 


【男神x你】【红豆莲生24h/8h】-天罗地网-




 


『孙哲平』


 


【四月点文】孙哲平x我-我还爱你-





 


『索克萨尔』


 


【四月点文】【帐号卡x你】-和你一样-




 


『张新杰』


 


【男神x你】-凶兽浑沌-


 








 


『李轩』


 


【男神x你】李轩生贺-顺理成章-






〖唐昊〗




【男神x你】-唐大队长-


 












【段子·小糖】


 


【男神x你】-最心疼你的某个瞬间-〈一〉


 


【男神x你】-最心疼你的某个瞬间-〈二〉


 


【男神x你】-媳妇儿你这要求简直无理取闹!-


 


【男神x你】-我捧在手里怕摔含在口里怕化的媳妇儿竟然被欺♂负了?!!-〈一〉


 


【男神x你】-我捧在手里怕摔含在口里怕化的媳妇儿竟然被欺♂负了?!!-〈二〉


 


【男神x你】-我打起游戏来是不存在媳妇儿的-


 


【男神x你】-我媳妇儿打起游戏来是不存在我的-


 


【男神x你】-悄咪咪的暗搓搓的占据你身边每寸土地-


 


【男神x你】-我们过520的画风好像不太对-


 


【男神x你】-我们过521什么的就画风正常点吧-


 


【男神x你】-我凭实力摸的男神,为啥说我是揩油?!-


 


【男神x你】-和男朋友共用东西不会很肉麻吗?-


 


【男神x你】-因为你而存在的小习惯-


 


‌【男神x你】-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能如此-


 


【男神x你】-我好像有个假的媳妇儿-


 


【男神x你】-只需要你一个动作我就明白-


 


【男神x你】他能为你做些什么?①


 


【男神x你】他能为你做些什么?②


 


【男神x你】当你受伤时


 


【男神x你】-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一〉


 


【男神x你】-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二〉


 


【男神x你】-我们只是单♂纯的去开个房而已-


 


【男神x你】-你毛病这么多必须得治治-


 


‌【男神x你】-你对那种地方好奇什么呢?-


 


‌【男神x你】-他也会好奇你那个地方的啊-


 


‌【男神x你】-你知不知道有种东西叫黑历史-


 


‌【男神x你】-让你是去搞清洁不是去搞事情!-


 


【男神x你】-全明星大型连环事故现场-


 


【男神x你】-男朋友收到礼物瞬间就哭了-


 


‌【男神x你】-我只是想点一杯奶茶而已-


 


【男神x你】-你那么可爱还和他吵什么架啊-





 


【段子·大糖】


 


男神x你】-隔靴搔痒‌-


 


【男神x你】-长得矮就别搞什么突然袭击了-


 


‌【男神x你】-我讨厌你-


 


‌【男神x你】-身为学姐,要肩负起学弟的未来啊-


 


‌【男神x你】-有些话一开始就不要说得太满-


 


‌【男神x你】-你在看什么呢?-


 


【男神x你】-这有什么好看的啊?-


 


‌【男神x你】-歪当关系-


 


【男神x你】-成为我的人-


 


【男神x你】-你是我的人-(※成为我的人其中三个人的续集)


 


【男神x你】-“给我签个名呗~”-


 


【男神x你】-咔嚓咔嚓啾-


 


【男神x你】“我想吃糖。”


 


【男神x你】-床笫之欢-


 


‌【男神x你】假装是贺文-不为人知-


 


【男神x你】-司机刹车现场-





 


【相声·黑遍·粮食·无cp】


 


【黑遍全联盟】-兴欣的随机应变能力相当灵活啊-


 


【黑遍全联盟】-男神收割机冯主席-


 


【微草/王杰希中心】-这种青春偶像剧谁想看啊-